?
?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新聞發布會>2019年6月25日

虛假訴訟案例
來源:省高院 發布日期:2019-06-25 瀏覽次數: 保護色: 字號:[ ]

 

一、 玉環法院被告人郭某、林某甲、林某乙虛假訴訟案——欲以訴訟手段使虛假抵押獲得優先受償

二、 長興法院被告人江甲虛假訴訟案——欲通過訴訟手段使虛構債務合法化

三、 拱墅法院被告人曹某等人虛假訴訟涉黑案——虛假訴訟往往是套路貸黑惡勢力犯罪中的常見套路之一

四、 黃巖法院周某虛假訴訟案——欲以虛假訴訟的手段拖延、拒絕履行法院判決

五、 臨海法院被告人傅某等17人及被告單位臺州某包裝公司虛假訴訟案——企圖虛增可獲優先受償權的債務來逃避、拖延償還其他債務

六、 嵊州法院尹某虛假訴訟案——以部分虛假的事實提起虛假訴訟,以詐騙罪論處

七、 諸暨法院俞某等兩人虛假訴訟案——虛構抵押物租賃事實,拒不執行法院判決

八、 臨安法院黃某等人虛假訴訟案——利用法律及政策漏洞,通過虛假訴訟謀取非法利益行為

 

 

 

 

一、玉環法院被告人郭某、林某甲、林某乙虛假訴訟案——欲以訴訟手段使虛假抵押獲得優先受償

基本案情

2015年上半年,被告人郭某的包裝公司因經營不善,無法歸還銀行貸款180萬元,遂將公司以人民幣180萬元的價格抵押給案外人陳某,但未辦理廠房抵押手續,由陳某代為歸還銀行貸款。后郭某得知有人愿以300萬元的價格購買其包裝廠,其能償還180萬債務,并獲利120萬元。為此,郭某向被告人林某甲出具了虛假的金額為120萬元的借條,并將包裝公司廠房二次抵押給林某甲,還指使林某甲到相關政府部門辦理抵押合同登記。抵押合同到期后,被告人郭某指使林某甲向玉環法院港北法庭對包裝公司及郭某提起虛假民事訴訟。后在法庭主持下,被告人林某乙受郭某指使代表包裝公司與被告人林某甲達成和解,法庭隨后制作民事調解書,確認被告人林某甲對包裝公司的廠房享有優先受償權。201745日,被告人林某甲被公安機關依法傳喚到案。同日,被告人郭某、林某乙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玉環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三被告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其行為均已構成虛假訴訟罪。被告人郭某、林某乙系自首,被告人林某甲系從犯,且歸案后如實供述罪行,對三被告人依法分別予以從輕處罰,最終以虛假訴訟罪分別判處三被告人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至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不等,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至二萬元不等。

【簡評】

本案系一典型的虛假訴訟案件。被告人郭某在已抵押公司的情況下,不僅與人合謀簽訂虛假借款合同,還將公司二次抵押并辦理備案登記,以騙取優先受償。這種行為明顯違背誠實信用原則,被告人惡意串通,以虛假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向法院提起訴訟,欺騙司法機關,嚴重浪費司法資源,破壞司法秩序,應當予以嚴厲打擊。該案的判決,對虛假訴訟的認定和裁判具有典型意義,也警醒社會公眾虛假訴訟害人害己的后果。

 

 

二、長興法院被告人江甲虛假訴訟案——欲通過訴訟手段使虛構債務合法化

【基本案情】

原告江甲持被告江乙出具的未寫明出借人為誰的共計19.5萬元的兩份借條,以被告江乙未還款為由,向長興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審理期間,長興法院還查明江甲專門從事向個人放貸賺取利息的資金生意。訴訟中,江乙辯稱江甲所述借款情況不實,其不認識江甲,也未向其借款。但其曾在賭場里向案外人王某等人借過高利貸,但之后其已通過銀行轉賬、支付寶等形式歸還全部借款和利息,案涉兩份借條系受脅迫出具,并非其真實意思表示。長興法院認為江乙所提的反駁理由無法推翻江甲持有借條的合法性和債權人資格,江甲持有的借條,可視為雙方之間存在具有真實意思表示的借貸事實,并支持了江甲的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后,江乙提出上訴,湖州中院在二審中,不僅調取了江甲的多個關聯民事案件及筆錄,還查明了江甲曾因幫他人非法索債而被判刑等事實。江甲稱其以現金方式出借19.5萬元給江乙,但對借款原因、時間、地點、款項來源、交付方式、借貸雙方關系、經濟狀況等事實的陳述,出現多處前后矛盾及不合常理之處。湖州中院結合全案證據,對涉案借款關系不予認定,并駁回江甲的全部訴訟請求。

后該案被移送公安偵查,江甲因犯虛假訴訟罪、賭博罪,被長興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千元。

【簡評】

本案被告人江甲為將不存在借款事實的兩張虛假借條虛構為合法債務,提起虛假訴訟,系一典型的單方欺詐型的虛假訴訟案件。江甲還編造資金交付等細節,并企圖通過民事訴訟的合法形式掩蓋其非法目的,侵害他人利益。但由于民間借貸手續簡單、交易隱蔽導致案件中的虛假訴訟行為往往難以識別和認定。本案二審法院在審查中,采取個個擊破的方式,分別傳喚、詢問當事人,調取關聯案件情況,調查當事人經濟狀況等,通過刑民并行的方式在審理過程中查明了虛假民間借貸的事實,并及時移送違法犯罪線索,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打擊了虛假訴訟行為的同時,也維護了司法的公正,也對同類案件的審理提供了一定的借鑒。

 

 

三、拱墅法院被告人曹某等人虛假訴訟涉黑案——虛假訴訟往往是套路貸黑惡勢力犯罪中的常見套路之一

201510月至201712月,以被告人曹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多名組織成員,在明知其非借款合同當事人或未實際出借款項的情況下,偽造訴訟材料,持金額虛高或完全虛假的借款合同,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并通過執行程序,參與被害人被執行房產分配,分得非法利益,或者從被害人處非法占有財物。其中,被告人曹某參與四起虛假訴訟事實,劉某等人參與二起虛假訴訟案件,朱某等人參與一起虛假訴訟案件。

拱墅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曹某等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情節嚴重,構成虛假訴訟罪。前述被告人除犯有虛假訴訟罪外,還觸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詐騙罪等多個罪名,予以數罪并罰,對曹某等被告人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至十七年不等,并處罰金人民幣320萬元至120萬元不等。

一審宣判后,前述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訴。該案現由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

【簡評】

2018年初,黨中央部署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明確了打擊整治的重點行業、領域,其中套路貸是打擊的重點之一。20194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出臺了《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該意見明確了套路貸的概念,明確了可以存有以訴訟、公正、仲裁等手段。本案中,以曹某甲為首的涉黑組織,在實施套路貸犯罪過程中,已經向非典型性的套路貸演化,其中一個表現即利用司法機關,通過虛假訴訟確認其債權。我們認為,對這樣虛假訴訟行為應當堅決予以打擊,這不僅僅在于這種行為浪費司法資源,擾亂司法秩序,利用國家權力充當其非法牟利的工具,更在于這是打擊蟄伏、隱藏的黑惡勢力的需要,是維持金融秩序健康發展、維護民生的需要,是使人民群眾獲得更多幸福感、安全感、獲得感的需要。

 

 

四、黃巖法院周某虛假訴訟案——欲以虛假訴訟的手段拖延、拒絕履行法院判決

基本案情

黃巖法院于2013年就被告人周某與陳某、陶某等六人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作出判決,判令周某支付陳某等六人合計162余萬元款項。判決生效后,陳某等六人于2016年前后申請強制執行,周某履行部分金錢給付義務后拒絕履行其他義務。其間,為轉移、隱藏其可供執行的財產,被告人周某與胡某等二人(均另案處理)于201341日訂立虛假購房合同,并進行虛假資金匯款300萬元,制造轉賬流水。2013129日,胡某等二人依據該虛假購房合同向黃巖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支付300萬元房款及利息,周某委托他人參與訴訟并騙取黃巖法院民事調解書,隨后陳某等人申請強制執行。此外,被告人周某在20135月至20156月期間,有142萬余元房租收入,其收到上述款項且在有能力履行法院判決的情況下,仍未履行法院生效判決。

最后,黃巖法院判決被告人周某犯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和虛假訴訟罪,予以數罪并罰,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簡評】

本案中,周某的拒執行為和虛假訴訟行為均系犯罪,一方面,其出于規避債務、逃避執行的目的,將收得的租金用于支付虛假的購房費用,客觀上其行為也造成了法院無財產可執行,陳某、陶某等六名申請執行人債權無法實現的結果,構成了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另一方面,周某偽造購房合同,制造虛假資金轉賬記錄,通過虛假訴訟虛增自己的債務,再通過法院執行,進一步侵害其他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構成虛假訴訟罪。近年來,全省法院加大力度打擊虛假訴訟和拒執犯罪,周某頂風作案,黃巖法院以數罪并罰給予嚴厲打擊,值得肯定。該案的判決也在法院所在地引起巨大的反響,對當下頻發的虛假訴訟案件、拒執案件起到了良好的抑制作用。

 

 

五、臨海法院被告人傅某等17人及被告單位臺州某包裝公司虛假訴訟案——企圖虛增可獲優先受償權的債務來逃避、拖延償還其他債務

【基本案情】

單位被告人臺州某包裝公司因經營不善瀕臨破產,為逃避、拖延償還公司債務,其法定代表人傅某指使林某等16名單位員工,以公司拖欠工資及經濟補償金共計124余萬元為由,向臨海法院提起虛假民事訴訟。后經臨海法院民事調解確認,由被告單位于201637日前全額支付林某等16名員工資及經濟補償金,但被告單位實際拖欠林某等16名員工工資僅12余萬元。該情況被申請執行的案外人所知悉,向臨海法院執行局及公安、檢察機關舉報線索。

臨海檢察院經審查認為上述案件存在虛假訴訟情況,建議臨海法院提起再審。臨海法院審查后,對各被告人涉案的民事案件均予再審,撤銷原調解書,駁回起訴。同時,經公安調查立案,檢察院以虛假訴訟罪向臨海法院起訴。臨海市人民法院經審理并依照相關法律規定,判決被告單位犯虛假訴訟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判決被告人傅某犯虛假訴訟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判決被告人林某等16人犯虛假訴訟罪,判處拘役二至四個月不等,緩刑四至八個月不等,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至四千元不等。

【簡評】

本案虛假訴訟發生于勞動報酬給付之訴中,此類案件多發于經營不善,瀕臨倒閉的公司與個人之間,目的是通過虛假訴訟損害被告利益或獲得相較于普通債權的優先受償權,進而損害第三人利益。被告單位法定代表人傅某與林某等16名員工串通,虛構高額工資,意欲逃避償還公司的其他債務,損害第三人利益。臨海法院在辦理虛假訴訟多發領域、瀕臨倒閉的公司與個人之間的糾紛案件時,保持了較高的警惕,加強審查,審慎審查涉嫌虛假訴訟的案件,對移送起訴的虛假訴訟案件快審快判,加大對虛假訴訟的刑事打擊力度,有力維護司法秩序及社會公平。

 

 

六、嵊州法院尹某虛假訴訟案——以部分虛假的事實提起虛假訴訟,以詐騙罪論處

【基本案情】

201632日,李某以一轎車為質押,以金某為保證人,向被告人尹某借款人民幣16萬元并約定月息3分,按月付息,同時尹某要求李某簽訂空白的車輛轉讓協議書、車輛過戶協議書,交付身份證復印件及車輛資料。在扣除頭息后,尹某將本金余款15.5萬元交付李某,后李某陸續付息至同年11月。后尹某于20161227日擅自將李某質押的車輛過戶至他人名下,又于2017524日二次轉賣該車輛。

2017713日,被告人尹某在隱瞞李某已支付多期利息及擅自變賣質押車輛的情況下,向上虞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李某歸還16萬元借款并支付利息,要求保證人履行保證責任。后上虞法院于2017822日作出缺席判決,判令李某向尹某返還借款15.5萬元并支付利息。李某上訴后,紹興中院于20171211日作出裁定,駁回尹某起訴。

嵊州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尹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數額巨大,構成詐騙罪,但因意志以外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予以減輕處罰,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簡評】

本案被告人尹某出于非法占有的目的,隱瞞部分利息已支付及質押車輛已處置使得部分債務已經清償的事實,仍持16萬元借條提起虛假訴訟,意欲占有李某財物。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對虛假訴訟罪中捏造事實提起民事訴訟作出規定,僅限于無中生有型行為,即憑空捏造根本不存在的民事法律關系和因該民事法律關系產生民事糾紛的情形,故本案尹某以虛假訴訟的手段企圖占有他人財物的行為并不能以虛假訴訟罪定罪。

我們認為,尹某行為從整體上看,實質上就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隱瞞部分借款已經清償的真相,向法院提起訴訟,意圖陷法官于錯誤認識作出裁判,利用法院的裁判權實現其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的目的,符合三角詐騙的特征。在司法解釋認為其手段行為不構成虛假訴訟的情況下,以詐騙罪對其行為進行整體評價,更反映出其行為的本質特征。

對這種非典型性虛假訴訟行為的定罪處罰,更體現出人民法院對虛假訴訟行為的嚴厲打擊,對擾亂社會管理秩序和浪費司法資源不法行為的深惡痛絕,決不給不法分子任何可趁之機。

 

 

七、諸暨法院俞某等兩人虛假訴訟案——虛構抵押物租賃事實,拒不執行法院判決

【基本案情】

20146月,某貸款公司向諸暨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俞甲(另案處理)歸還600萬元借款,要求保證人暨俞甲經營的某機械公司履行抵押擔保責任。同年9月,諸暨法院判令俞甲歸還該貸款公司借款本金600萬及利息,且在俞甲未能按時履行債務時,該貸款公司對該機械公司提供的抵押物的拍賣變賣款享有優先受償權。判決生效后,該貸款公司向諸暨法院申請執行。

其間,俞甲和被告人俞乙簽訂了虛假房屋設備租賃合同,合同規定,俞乙租用前述機械公司已抵押的全部廠房及相關設備。二人還通過虛假匯款、出具空頭收條來偽造300萬元租金已全部付清的事實。被告人俞乙為拖延法院拍賣該機械公司,繼續以租賃名義非法占用該公司廠房,分別于20153月、4月、11月,持前述虛假租賃合同、支付憑證等,向諸暨法院、紹興中院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兩級法院經嚴格審查并發現租賃關系系虛構,三次駁回其訴訟請求,并移送相關虛假訴訟線索。

20169月,經諸暨檢察院起訴,諸暨法院以虛假訴訟罪判處被告人俞乙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被告人俞乙不服提出上訴,紹興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簡評】

本案是當事人以虛假訴訟來阻礙、抗拒法院執行的典型案例。近年來,在法院對不動產執行標的進行處置過程中,部分被執行人與案外人串通,以提供虛假長期租賃合同的方法來阻礙法院對不動產的司法拍賣,并以此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和執行異議之訴。這種行為嚴重妨礙了法院的執行訴訟工作,造成司法資源的極大浪費,也嚴重損害了申請執行人的合法權益,損害了司法公信力。針對這一現實困境,諸暨法院以虛假訴訟為突破口,摸排分析執行異議案件,篩選出以俞某乙為代表的一批執行異議案件線索向公安機關移送,將虛假訴訟打擊和拒執犯罪的打擊聯動融合,取得雙贏。

該案的查處,有力地打擊了以虛假訴訟妨礙執行的行為,保護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提升了司法公信力。通過媒體宣傳,諸暨法院此類執行異議和異議之訴案件明顯減少,起到了較好的警示作用。

 

 

八、臨安法院黃某等人虛假訴訟案——利用法律及政策漏洞,通過虛假訴訟謀取非法利益行為

【基本案情】

20165月至9月期間,在浙A車牌限制交易的情況下,被告人黃某、奚某、方某與擁有浙A車牌的章某、羅某等多名車主合謀,由車主向黃某、奚某、方某等三人出具虛假借條,黃某等三人通過提起虛假訴訟、申請強制執行,利用司法拍賣可獲取浙A車牌的政策,將前述車主帶浙A車牌的車輛通過司法拍賣,提升車輛拍賣價格,非法從中賺取差價。其中,被告人黃某參與虛假訴訟17起,奚某參與虛假訴訟16起,方某參與虛假訴訟4起,章某、羅某等18名車主各參與虛假訴訟1起。

臨安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黃某、奚某、方某等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其行為均已構成虛假訴訟罪。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黃某、奚某、方某某系主犯,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八個月至十個月不等,并處罰金人民幣80000元至7000元不等;參與共謀的車主系從犯,予以從輕處罰,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至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不等,并處罰金人民幣8000元至1000元不等。

【簡評】

本案系臨安法院執行局在執行階段發現的線索,移送公安機關偵查破獲。被查處的18起虛假訴訟案件中,5臺車輛已通過司法拍賣被高于市場價賣出,各被告人非法獲利數萬元,其余案件或已調解結案或已進入執行、拍賣程序。我們認為,這種行為鉆地方政策及行業規則的漏洞,通過司法途徑來攫取非法利益,不僅浪費司法資源,擾亂政府公共管理秩序,而且嚴重危害司法公信力,應當予以打擊。通過本案的審判,有力震懾了利用杭州小客車總量調控政策和司法拍賣非法賺取差價的犯罪分子,嚴厲打擊了通過虛假訴訟獲取非法利益的違法犯罪行為,對保障地方小客車總量調控政策的正常施行,維護司法權威,促進社會誠信有重要意義。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
?
双色球兑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