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新聞發布會>2019年6月25日

2018年浙江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情況
來源:省高院 發布日期:2019-06-25 瀏覽次數: 保護色: 字號:[ ]

 

2018年浙江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情況

2019625日)

一、2018年審理毒品案件總體情況

2018年,全省法院共計審結各類一審毒品案件4823件,與2017年的5616件相比,回落較為明顯,反映出我省禁毒工作取得顯著成效,但案件絕對數仍保持高位,說明毒情依然嚴峻,禁毒工作任重而道遠。總體情況如下:

1.從地區分布情況看,毒品犯罪仍集中于經濟較為發達和流動人口較多的地區。毒品案件排名前四的地區依次為溫州、杭州、寧波、臺州,這4個地區的毒品案件共計3095件,占我省毒品犯罪的64.6%,紹興、嘉興、金華、湖州這4個地區的毒品案件共計1337件,衢州、麗水、舟山毒品案件數量相對較少。

2.從涉及的罪名看,主要集中在販賣、運輸毒品和容留他人吸毒、非法持有毒品這幾類犯罪。其中,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共審結2948件,占全部毒品案件的61.1%,但走私毒品、制造毒品案件很少,反映出我省主要還是毒品輸入地;容留他人吸毒、非法持有毒品等反映毒品消費末端的案件共計1830件,占全部毒品案件的37.94%,與上年2410件相比,呈下降趨勢,禁毒斗爭的成效逐步顯現,但毒品消費市場仍然龐大。另外,非法生產、買賣制毒物品罪共計2件,與上年的5件相比,繼續減少,說明我省在易制毒化學品管控方面措施有力;但是,非法種植罌粟等毒品原植物案件37,與上年的11件相比,多了26件,表明禁毒工作在農村某些地區還不到位,出現反復。

3.從涉案毒品種類看,甲基苯丙胺(包括冰毒和片劑)、海洛因仍居主導地位,涉冰毒案件占全部毒品案件受案總數的66.85%以上,涉海洛因犯罪案件約占16.76%,其他涉卡西酮類、氟硝西泮、小樹枝“K等新精神活性物質的新型合成毒品犯罪案件逐漸增多。

4.從犯罪主體看,曾犯罪的有1239人,占全部毒品犯罪人數的20.1%,再犯罪情況還較突出;吸毒人員占比較高,80%以上的毒品犯罪人員吸毒,邊販邊吸、以販養吸的情況突出。未成年人參與毒品犯罪的有23人,與上年的52人相比,大幅下降,青少年毒品預防教育成效繼續得到鞏固。在被告人性別方面,一審判決女性被告人1005人,占比16.3%,高于全部犯罪的(約10%)平均水平。

5.從判處刑罰情況看,2018年,全省法院共依法懲處毒品犯罪分子6207人,其中,被判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的有1331人,重刑率約21.4%,明顯高于其他犯罪;在毒品犯罪中適用緩刑、管制等非監禁刑的只有417人,非監禁刑適用率為6.8%,遠遠低于全部刑事案件34.6%的非監禁刑適用率,表明我省對毒品犯罪始終保持嚴打高壓態勢。

二、2018年全省毒品犯罪的主要特點

1.案件數量下降但仍處于高位。我省的毒品犯罪案件數量,在2015年經過百城禁毒會戰,結案數和生效判決人數(分別為8330件和9704人)達到歷史最高點后逐步回落。但受國際毒潮持續泛濫、周邊省份毒品滲透影響和本地毒品消費刺激,我省毒品犯罪數量仍然較大。2018年,毒品犯罪案件在全部刑事案件中所占比例為6.8%,排在盜竊、醉駕、詐騙之后位列第四,禁毒形勢還很嚴峻。

2.販運大宗毒品犯罪還很突出。全省法院審結的販運毒品案件中,毒品數量在1千克以上的大宗毒品案件占比約3%。毒品數量在10千克、幾十千克甚至上百千克以上的案件也屢有出現。省高院審理的166件毒品案件中,毒品數量1千克以上占比更是達到了90%以上。反映出在暴利的誘惑下,毒品犯罪活動非常猖獗。

3.零包販賣等末端毒品犯罪查獲量大。零包販毒(一般指涉案毒品10克以下)是毒品犯罪的末端環節,此類案件通常占販賣毒品案件的一半以上。相當數量的零包販毒人員本身吸食毒品,系為獲得吸毒所需資金而實施毒品犯罪,由此形成以販養吸的惡性循環。同時容留他人吸毒案件約占全部毒品犯罪案件的37%,容留他人吸毒案件的特點往往是聚眾吸毒,是毒品末端消費情況的一種反映。零包販毒、容留吸毒等末端毒品犯罪案件數量仍居高位,反映了我省既重視從毒品源頭上堵源截流,也重視對末端毒品犯罪的嚴厲打擊。

4.新型合成毒品案件增多。在涉案毒品種類方面,合成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和片劑)已取代傳統毒品海洛因占主導地位。涉大麻犯罪繼續呈上升趨勢。另一方面,新型合成毒品如氯胺酮、甲卡西酮及其衍生物、曲馬多、芬太尼、小樹枝等新精神活性物質的犯罪增多。目前,毒品市場已經形成傳統毒品、合成毒品、新型合成毒品三代疊加的狀況,新型合成毒品毒性比傳統毒品更強,變化快、管控難,這類毒品案件的增多,也反映出我省不斷發現和掌握毒情變化,及時予以有力懲治。

三、2018年全省法院禁毒工作舉措

1.發揮審判職能作用,依法運用刑罰懲治毒品犯罪

運用刑罰懲治毒品犯罪,是治理毒品問題的重要手段,是人民法院參與禁毒斗爭的主要方式。全省法院重點開展了以下工作:

一是繼續堅持依法從嚴懲處毒品犯罪方針。全省法院對毒品犯罪始終堅持依法從嚴懲處的立場,特別是對毒梟、職業毒販、累犯、毒品再犯等罪行嚴重、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的犯罪分子,該判處重刑乃至死刑的,堅決依法判處。鑒于毒品犯罪中,曾犯罪的被告人占比較高的特點,全省法院對于這類犯罪,尤其是累犯、毒品再犯,即使本次犯罪情節較輕的,也要從嚴懲處。在犯罪類型上,對販運大宗毒品進入我省這類源頭性犯罪堅持嚴厲打擊,按照數量+情節的量刑原則,符合死刑適用條件的,堅決判處死刑。對末端毒品犯罪,注重嚴懲多次零包販賣毒品,引誘、教唆、欺騙、強迫他人吸毒及非法持有毒品等犯罪,堅決遏制毒品向末端市場蔓延。針對青少年對毒品危害認識不足,容易被利用和欺騙的特點,全省法院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販毒、容留未成年人吸毒、教唆、引誘、欺騙未成年人吸毒的犯罪,一律從重處罰,以保護青少年不受毒品沾染。針對因吸毒、販毒引發的兇殺、搶劫、盜竊、危害公共安全等涉毒次生惡性犯罪案件,全省法院始終依法予以嚴懲,特別是對其中犯罪情節惡劣、社會危害大、后果和罪行極其嚴重的被告人,依法適用重刑直至死刑,以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和社會和諧穩定。

二是綜合運用刑罰手段,提高刑罰執行效果。鑒于毒品犯罪容易再犯的特點,全省法院嚴格控制對毒品犯罪適用緩刑、假釋及減刑,除了毒品犯罪情節較輕、且具有法定從輕、減輕等情節的毒品犯罪分子,符合緩刑條件的,被判處緩刑外,對其他毒品犯罪分子從嚴控制適用緩刑;同時具有毒梟、職業毒販、累犯、毒品再犯等情節的毒品罪犯,一律從嚴掌握減刑條件,控制減刑幅度,提高刑法執行效果。對于刑法未禁止假釋的前述罪犯,從嚴掌握假釋。同時,全省法院還注重從經濟上制裁毒品犯罪分子,加大罰金、沒收財產等財產刑的適用和執行力度,依法追繳違法所得、沒收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剝奪毒品犯罪分子再犯罪的經濟基礎和條件。

三是堅持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實現兩個統一。為全面發揮刑罰功能,全省法院在從嚴懲處毒品犯罪的同時,也貫徹好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突出打擊重點,體現區別對待。對于罪行較輕,或者具有從犯、自首、立功、初犯等法定、酌情從寬處罰情節的毒品犯罪分子,根據罪刑相適應原則,依法給予從寬處罰,實現刑罰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統一。去年全省有426名毒品犯罪分子被適用非監禁刑,就是這一政策的體現。考慮到毒品犯罪隱蔽性強,偵查取證難度大的現實情況,對于認罪坦白好的被告人,依法予以從寬處罰。

2.繼續深入推進毒品犯罪審判規范化建設

一是全面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落實庭審實質化,嚴格依法審理毒品案件。堅持證據裁判原則,引導偵查機關、人民檢察院的取證、舉證工作按照裁判的要求和標準收集和展開,切實提高辦案質量。認定被告人有罪,必須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對于證據不足的,不予認定。堅持非法證據排除原則,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經審查認定的非法證據,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堅持程序公正原則,在毒品犯罪中,對定罪量刑有重大影響的關鍵證人堅持出庭作證,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辯護權,通過法庭審判的程序公正實現案件裁判的實體公正。對于可能判處死刑的案件,在證據標準上始終堅持最高標準和最嚴要求,確保每一起案件的處理都經得起法律和歷史的檢驗。

二是繼續堅持以問題為導向,著力提升毒品犯罪審判專業化水平。2018年,省高院繼續堅持問題導向,多措并舉,認真開展各類涉毒犯罪調研培訓工作。通過法官學院平臺,對全省刑事法官進行毒品犯罪審判實務專項培訓,派人進行巡回培訓;省高院與下級法院之間建立答疑聯系渠道,就毒品案件審判中的疑難問題隨時進行交流;省高院組織對上一年度發回重審、改判及存在瑕疵的案件進行總結分析。

各中級法院也采取相應措施,加強對轄區毒品犯罪審判業務指導。溫州中院、湖州中院、臺州中院、舟山中院專門組織轄區刑事法官進行毒品案件審判的專項培訓,并邀請轄區內緝毒民警、負責毒品起訴的檢察官共同參加,便于對相關問題取得共識;杭州中院出臺了《關于審理毒品案件若干疑難問題的規范性意見》,舟山中院結合毒品犯罪審理情況撰寫調研報告,撰寫的《多次零包販賣毒品應以販賣毒品罪依法嚴懲》獲選最高人民法院毒品犯罪及涉毒次生犯罪十大典型案例

三是加強部門溝通協調,形成工作合力。隨著新型合成毒品的不斷出現,隨著毒品犯罪手段的不斷多樣化,毒品犯罪中涉及到的法律問題越來越多、越來越復雜,需要公、檢、法之間進行協調和配合的問題也隨之增多。為此,省高院與省公安廳、省檢察院每年就毒品犯罪中的重點問題舉行研討會,并邀請部分公檢法基層干警參加,從省級層面構建了公、檢、法之間打擊毒品犯罪的常態化聯絡機制;定期整理收集毒品案件審判中發現的突出問題,及時向偵查、起訴機關交流反饋,促進偵查、起訴、審判質效共同提升;派毒品審判業務專家到公安廳組織的全省緝毒民警培訓班授課,合力提高基層辦案民警的業務水平。

3.延展審判職能,積極參與禁毒綜合治理

毒品犯罪成因復雜,靠單一手段難以遏制毒品犯罪的蔓延,只有采取經濟、社會、文化、法律、行政等多元化手段對毒品問題進行系統治理、綜合治理,才能從源頭上、根本上減少毒品犯罪。

一是切實履行禁毒委成員單位職責。作為浙江省各級禁毒委的成員單位,全省各級法院認真貫徹禁毒委的各項工作部署,切實履行禁毒委成員單位職責。2018年,各級法院積極參與配合國家、省禁毒委等部門組織的浙江省毒品治理三年攻堅行動浙江省禁毒2018兩打兩控專項行動爭創全國禁毒示范城市活動等禁毒專項行動,從審判環節確保禁毒專項行動順利開展。

二是依托審判資源,持續開展多種形式的禁毒宣傳。全省各級法院在做好毒品犯罪審判工作的同時,還利用審判資源,積極參與禁毒宣傳。全省法院利用“6.26”國際禁毒日等時機,集中開展禁毒宣傳教育。省高院把“6.26”國際禁毒日新聞發布會制度化,舟山中院、寧波中院等分別發布了《毒品犯罪審判白皮書》,介紹轄區內法院禁毒工作的情況;其他各中級、基層法院也根據本地工作實際,通過召開新聞發布會、對毒品犯罪案件進行集中宣判、庭審直播等方式開展形式多樣的禁毒宣傳教育活動,深化社會公眾對毒品危害的認識。如岱山法院編發了《毒品犯罪警示案例匯編》,向當地公眾發放。

禁毒工作任重道遠,是一項系統性工作,鏟除毒品犯罪這一毒瘤,需要我們全社會的共同參與和努力。全省各級法院將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有效打擊毒品犯罪,為全面、深入推進禁毒工作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以優異成績迎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
?
双色球兑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