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知之匯>知之案例

紹興市科順建材有限公司與新昌縣共利新穎建材有限公司因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損害責任糾紛與侵權責任糾紛案
---2018浙江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備選
來源:省高院發布日期:2019-04-12瀏覽次數:字號:[ ]

【裁判要旨】

被告以非善意取得的商標權為權利基礎對原告的正當使用行為提起侵權之訴以及向工商行政部門進行投訴,通過查封扣押原告貨物、影響原告與他人交易等方式,惡意打擊原告的正常經營活動,給原告造成了較大的實際損失,構成惡意訴訟等權利濫用行為,應當承擔相應的損害賠償責任。

?

【推薦理由】

誠實信用原則是所有市場參與者應當遵循的基本原則,將通用名稱注冊為商標并采取行政投訴、民事訴訟等方式打擊競爭對手的行為系對權利的濫用,不僅不應受到保護,而且應當受到懲戒。與其他惡意訴訟案件相比,本案的特殊之處在于被告不僅有惡意訴訟行為,還有惡意進行行政投訴的行為,法院對上述兩種惡意維權行為所造成的損失均予以支持,有效打擊了濫用權利的不誠信行為。

?

【案件索引】

一審: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浙06民初267號

二審: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浙民終37號

?

【案情介紹】

2003年紹興市科順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順公司)和新昌縣共利新穎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共利公司)同為紹興地區兩家生產銷售CPU聚氨酯阻燃防水卷材和CPU聚氨酯阻燃防水膠泥的企業。2013年9月21日、12月7日,共利公司先后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申請注冊了第10858713號“CPU”商標及第10881828號“CPU”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19類防水卷材等。2014年2月17日,共利公司向嵊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舉報科順公司生產銷售的CPU聚氨酯阻燃防水卷材、CPU聚氨酯阻燃防水涂料和CPU聚氨酯阻燃防水膠泥侵害其注冊商標專用權,要求嵊州市工商局對科順公司前述產品實施行政強制措施并進行封存,并出具《承諾書》,保證共利公司將承擔因查封行為導致科順公司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的全部賠償責任。嵊州市工商局于2014年3月26日對科順公司相關產品采取了查封措施,并于同年10月31日作出了沒收相關產品的行政處罰決定。科順公司不服嵊州市工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提起行政訴訟,一審法院撤銷嵊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原嵊州市工商局)于2014年10月31日作出的(2014)第286號行政處罰決定,二審判決予以維持。后科順公司單獨提起對嵊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行政賠償訴訟,未得到法院支持。2015年2月1日,共利公司向紹興中院起訴科順公司侵害其商標權,經紹興中院一審及浙江省高院二審,均認定科順公司的行為未侵害共利公司的商標專用權。科順公司于2014年8月11日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了對共利公司持有的兩項“CPU”商標的無效宣告請求,2015年10月16日,該兩項商標均被商標評審委宣告無效。

科順公司認為共利公司惡意將產品通用名稱以及表明產品成分的名稱注冊“CPU”商標,并利用公權力打擊競爭者,給科順公司造成了重大經濟損失,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共利公司賠償科順公司被查封及沒收的貨物損失821484元、無法履行合同而造成的損失500000元、合理開支260500元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

【裁判內容】

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司法要提供全方位的保護,培育有利于保護知識產權、保護創新的司法環境和社會氛圍。另一方面,權利的保護不能過度,權利的行使要有邊界。不適當地擴大保護范圍和強度,違背法律的目的行使權利,是一種權利濫用的行為,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如果造成他人財產損失,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惡意提起知識產權損害賠償責任糾紛本質上屬于侵權責任糾紛的一種,但在知識產權領域侵權責任并非僅此一種情形,只要是濫用商標注冊制度,惡意注冊商標給他人造成損失的,均屬于侵權責任法規制的范疇。

不論是因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損害賠償責任還是侵權責任,其構成要件都是由侵害行為、主觀過錯、損害后果、侵害行為和損害后果之間有因果關系四個要件組成。共利公司在申請注冊“CPU”商標時,對于“CPU”已被本行業內部人士認定為“澆注型聚氨酯”的簡稱的事實和科順公司在商標注冊前使用了“CPU”作為產品名稱的一部分的事實是知曉的,這種明知他人有在先使用行為而申請商標,并作為其后維權的工具,顯然是一種惡意申請行為。共利公司在獲得商標權后,明知在聚氨酯阻燃防水膠泥和卷材領域科順公司等同業競爭對手已經使用在先,本應采取侵權警告等對他人利益損害最小的維權方式,卻向行政部門隱瞞其知曉競爭對手使用在先的事實,向嵊州市工商局舉報,在發現工商局長時間內對侵權行為并不確定,未采取行政強制措施的情況下,出具《承諾書》,以其愿意承擔封存行為造成損失的方式催促工商局采取查封措施,最終導致本案貨物損失的結果,系惡意行使權利的行為。

綜上,紹興中院于2017年12月8日判決:共利公司支付科順公司981984元。

一審宣判后,共利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中,共利公司被訴行為的違法性并非在于其提起商標侵權訴訟和向工商行政部門舉報本身,而在于主觀惡意的認定,即提出請求的一方當事人明知其請求缺乏正當理由,以有悖于權利設置時的目的的方式,不正當地行使權利,意圖使另一方當事人受到財產或信譽上的損害。相關教科書、中國塑料加工工業協會聚氨酯制品專業委員會及中國聚氨酯工業協會均認為,“CPU”在聚氨酯行業內是指澆注型聚氨酯彈性體或澆注型聚氨酯,因此“CPU”是“澆注型聚氨酯”的通用名稱。而澆筑型聚氨酯被廣泛使用于防水卷材和涂層等商品上,共利公司作為專門生產此類防水卷材的生產者,應當知曉這一事實,共利公司將行業內公有領域的通用名稱申請注冊商標,主觀上難謂善意。科順公司在共利公司“CPU”商標申請日前即已在產品名稱中使用“CPU”字樣,作為同一地區同業主要競爭者,共利公司在注冊商標時對科順公司的上述使用行為應是知曉的。共利公司以非善意取得的商標權為權利基礎對科順公司的正當使用行為提起侵權之訴以及向工商行政部門投訴并出具《承諾書》,通過查封扣押科順公司的貨物,影響科順公司和他人的交易,具有打擊科順公司的不正當目的,主觀上明顯具有惡意。誠實信用原則是一切市場活動參與者所應遵循的基本準則。民事訴訟活動同樣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一方面,它保障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行使和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另一方面,它又要求當事人在不損害他人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善意、審慎地行使自己的權利。任何違背法律目的和精神,以損害他人正當權益為目的,惡意取得并行使權利、擾亂市場正當競爭秩序的行為均屬于權利濫用,其由此給他人造成的損失應當予以賠償。本案中,共利公司在明知“CPU”系行業內通用名稱的情況下,仍將其申請注冊為商標,并對科順公司惡意提起商標侵權訴訟以及向工商行政部門惡意投訴,致使科順公司在共利公司的惡意維權中遭受經濟損失,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綜上,該院于2018年4月12日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附:生效裁判文書(2018)浙民終37號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双色球兑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