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知之匯>知之專欄>【義烏IP 多元化糾紛解決平臺】

省律協知產委員會黃妙主任談平臺升級
——創造中國式馬克曼聽證程序
來源:省高院發布日期:2016-02-24瀏覽次數:字號:[ ]

馬克曼程序(Markman Hearing)始于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于1996年4月23日作出MarkmanVs Westviewlnstruments判決,之后在美國的專利侵權訴訟中增加的一個特殊程序。通過馬克曼聽證程序將專利案件中的專利是否構成侵權認定交于了法官,成為專利案件處理的前置程序。許多專利案件在通過馬克曼聽證程序后,即可以申請法院不審即判。通過馬克曼聽證程序向當事人提供了一個避免昂貴且漫長庭審程序的機會,達到快速處理糾紛之目的。

知識產權案件審理期限過長一直是知識案件審理的結癥,正如鄭海味主任在《創新訴調對接止爭模式 完善多元糾紛解決機制》一文中提到“舉證難、周期長、成本高、賠償低等具體問題是維權過程中繞不開的柵欄,直接推動形成了日益增長的知識產權糾紛數量和知識產權審結速度的矛盾”,解決這一矛盾也正是目前浙江省各地擬建立第三方平臺的主要原因。 2015年7月13日,義烏市掛牌成立國內首家知識產權訴調對接中心和人民調解委員會。寧波作為下一個擬設立開展知識產權綜合運用與保護機制的創新試點區域,在借鑒義烏成功經驗的前提下,需結合本地區的知識產權保護的特點,制定出適應寧波地區知識產權保護的運行機制。

在義烏成立的“義烏市知識產權訴調對接中心、義烏市知識產權糾紛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義烏知識產權調解第三方平臺”)設立在義烏市國際商貿城四區內,適應于義烏作為一個國際小商品市場,大量的知識產權糾紛發生義烏小商品貿易集中區域-義烏市國際商貿城內的區域特點。其知識產權糾紛的發生具有區域集中,爭議的主體多為市場中相互熟悉的商家,且均受市場相關行政部門集中管理的優勢,因此在調解時便于溝通,易將復雜問題簡單化。

而對于寧波地區而言會有所不同,作為中國(寧波)知識產權維權援助中心授聘專家之一,在參與處理寧波專利糾紛案件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權利人與侵權人是同一個鎮或縣里競爭對手,任一方通過訴訟是為實現或恢復其市場競爭優勢地位之目的,第三方平臺作為獨立于爭議雙方的中立主體,在爭議雙方就專利是否構成侵權的問題存在較大差異時,難免會面臨將案件恢復至法院訴訟程序進行審理,從而造成疑難專利案件在程序上往返法院與第三方平臺間,增加了案件的流轉時間。同樣的問題在處理疑難商標案件時也會存在。

因此,若能在知識產權是否構成侵權的認定上尋求更為便利的處理方式,將有利于解決疑難專利案件處理時間較長的劣勢。正基于這方面的思考,在看到鄭海味主任在《創新訴調對接止爭模式 完善多元糾紛解決機制》一文中提到美國休斯頓法院的審理火箭速度時,使我聯想到美國專利訴訟程序中的一項特殊的程序—馬克曼聽證程序。若能將該程序結合運用到寧波的知識產權運用和保護第三方平臺的處理程序中,實現提高知識產權案件糾紛處理程序,避免知識產權疑難案件在法院與第三方平臺間往返處理。基于上述思考提出以下兩種工作流程設置的設想:

方案一:對于疑難侵權案件,在調解前先由法院對是否構成侵權作了認定。根據認定結果選擇交由第三方平臺進行賠償額度調解或法院直接判決。

第三方平臺的接受案件后,應初步就案件所涉知識產權是否構成侵權作初步審查,并聽取原告就專利或商標是否構成侵權的說明。對于較易認定構成侵權的案件進入調解程序,而對于在認定侵權問題存在疑問的案件,除被告表示自愿調解處理的情形外,第三方平臺應及時將案件移至法院處理,由法院先就相關知識產權是否構成侵權作出事實認定。待認定作出后,雙方當事人自愿調解的可再轉至第三方平臺處理,或由法院直接調解或判決結案 。

方案二:對于疑難侵權案件,由當事人選擇交由第三方對是否侵權人出具初步意見還是交由法院先行作出認定。

該方案在處理程序設置上與方案一相同,與方案一的區別在于賦予爭議雙方有更多的選擇權,在設置上需將兩個方案的收費方式、時間期限及法律效力作一區別,供當事人選擇,該方案的有利之處在于通過借助于技術專家的資源,將法院的審理壓力予以分擔。

?

?

(撰稿:浙江省律師協會知識產權專業委員會主任黃妙、2010年曾赴美休斯頓大學訪學美國知識產權法)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双色球兑奖规则